乌徒帮乌徒帮闲语 › 破僵局Facebook成日本访问量最大社交网站

破僵局Facebook成日本访问量最大社交网站

分类:乌徒帮闲语

“我看过《社交网络》这部电影。”两个星期前,当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向身着西装的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抛出这句话时,心情略显复杂。

扎克伯格赶紧回应这部电影和真实的他“很不一样”,但首相的接见还是让他喜出望外:现在日本上至首相、下至普通民众,Facebook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网站。

而这曾是一块让Facebook一筹莫展的伤心地。几年前,像Techcrunch这样的科技博客还非常热衷讨论“为什么日本人不用Facebook”;甚至Facebook招股说明书还多次提及:“我们需要在日本、巴西这样潜力大、但渗透率较低的国家打开局面。”

不过,就在即将上市的关口,Facebook已一举超过日本社交巨头Mixi成为日本访问量最大的社交网站。记者在专业社交网络分析工具Socialbakers上看到,Facebook在日本用户已突破827万人,过去6个月用户数增长高达64%。

Alexa排名流量数据则显示:截至4月12日,Facebook在日本流量排名已远超本土社交网站Mixi和Gree,名列第六。也就是说,Facebook已经成为日本访问量最大的社交网络。

有观点认为,全球性社交网络优势正日趋明显,即使在用户习惯极其特殊的日本市场,社交网络也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局域网络。

曾是伤心地

“那时在日本和朋友见面,朋友们都会问一下,你用不用Mixi。”曾在日本生活多年的电子书工坊CEO范陈淳一回忆。几年前,日本人很少有人用Facebook,Mixi拥有绝对领导地位。2011年初,Facebook在日本市占率仅有2%。

Mixi由笠原健司创建于2004年,其与Facebook的最大不同处是采取邀请制,必须有熟人邀请才能进入,Mixi还要求会员必须超过18岁。

笠原健司事后总结:如果一开始就是由熟人介绍,不知道网站的用法,熟人可以教,可以阅读熟人写的日记,还可以通过熟人结交到其他朋友。反过来,如果采取开放注册,也可能找同好不那么顺利,随后就会觉得没意思。

Mixi最先在日本学生中流行,随后在一些年轻企业员工中流行。2006年Mixi在日本上市,市值达20亿美元,推动日本社交网络达到一个新高度。笠原健司当时持有公司60%的股份,成为日本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之一。

这是继雅虎日本、乐天之后的日本第三大网站,全球排名第42位,但几乎没有人能够想到,这家如日中天的日本本土社交网络会受到外来者的强力挑战。而Mixi海外市场拓展的失败,也为其日后被全球发展的Facebook超越埋下伏笔。

得手机者得天下

“在日本,许多人都只有手机而没有电脑。”一位在东京工作的中国籍IT人士告诉记者。日本市场的特点是,谁取得了手机访问入口,谁就将在社交网络大战中称王。

野村综研电信行业主任研究员陶旭骏表示,日本公共交通发达,由于房产价格问题,很多公司职员的上下班路途比较遥远,如何打发上下班通勤时间因此成为一个巨大市场。

手机的便利性在于,能将报纸、漫画、音乐和游戏机等流行需求在一个设备上完成。此外,由于日本生活节奏快,人们在不同场所奔波,碎片时间多,安心坐下来利用电脑的时间反而较少,日本职员基本不会利用工作电脑和工作时间进行个人利用。

2006年后,通过手机访问Mixi的用户超过PC访问量,相比之下,侧重PC用户的Facebook在日本受到较大挑战。但此后智能手机的崛起,使情况发生了变化。

孙正义的软银在日本引入了iPhone,大大推动智能手机的普及。记者查阅日本App Store下载排名发现,Facebook一直是下载靠前应用。智能手机客户端的普及使手机访问Facebook变得更加容易,这也使更习惯使用手机上网的日本人越来越多投入Facebook的怀抱。

实名社交的胜利

但真正意义上让Facebook后来居上的,是实名制社交的属性。

野村综研资深顾问闵海兰长期使用Mixi和Facebook,对两个社交平台的此消彼长深有体会。“Mixi上大部分用户都使用虚拟网名,采用实名用户不超过5%。这就像一把双刃剑,有好处也有一定坏处。”闵海兰说。

虚名Mixi上,人们筛选自己的关系网络很费劲。相比之下,使用实名的Facebook则更容易找到自己之前的朋友,例如一个好久不联系的中学同学。

在日本,Mixi主要是在学生和年轻白领中流行,Facebook则受到更多商务人群的青睐,包括优衣库在内的众多日本公司利用Facebook加强与用户沟通,许多日本人还通过facebook保持海外的商务联系。

而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的爆发,大大加速了Facebook在日本的普及,其实名社交的优点在地震中被充分发挥。野田佳彦接见扎克伯格时,就对Facebook在日本地震期间发挥的作用表示感谢。

“地震那天,我刚好在日本,当时各种通信全部中断。”范陈淳一回忆道,电话打不出去,人们急切想知道亲人的信息。这时,实名制Facebook成为了很好的沟通工具。

许多日本人通过Facebook查找自己失散的亲友,大批日本人则利用它更新自己状态,将自己位置及安全情况报告给亲人和好友,并及时在Facebook上共享地震信息。当时,Facebook上也出现了大量关于地震的专门页面,即时传递地震信息,而Facebook具有跨国社交功能,也在地震期间对日本人加强对外联系有重要作用。

近两年来,随着Facebook在西方主流媒体中的关注度日渐提高,日本媒体对它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推崇文化的顶峰,则发生在《社交网络》播出前后。有数据表明:Facebook日本会员数在影片播出后快速上升。

文章来自:扬子晚报

填写个人信息,赶快回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