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徒帮乌徒帮闲语 › Oracle起诉Google侵犯知识产权在旧金山法院开庭

Oracle起诉Google侵犯知识产权在旧金山法院开庭

分类:乌徒帮闲语 标签:,

腾讯360声势浩大的法庭大战刚刚拉响,oracle和google的战争也无独有偶的拉开了。

甲骨文公司(Oracle)起诉Google侵犯知识产权一案终于在旧金山法院开庭了!这个已经持续了18个月的官司终于走上了正式审理程序,两大IT巨头孰是孰非在不远的未来就要见分晓,当然更重要的是:审判有可能决定Android系统和众多开发者的命运。

也许有的观众刚刚打开电梯,不用急,事情的由来是这样:2010年1月,甲骨文公司收购了Sun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取得Sun拥有的多项Java技术专利。8月,甲骨文公司就Google Android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侵犯其专利和版权提出诉讼,指控Google在“开发Android的过程中明知故犯,直接、反复地侵犯了甲骨文具有的Java相关技术的知识产权。”

官司一拖就是1年半,相关的技术细节、法律问题繁冗复杂,牵涉甚广,双方来来回回调解未果,甲骨文公司的律师团甚至抛出过让人瞠目结舌的2200万页的卷宗,审理一拖再拖,现在终于正式开庭,真是让围观群众既焦急又期待。这场大戏肯定精彩,可惜入门的门槛有点高,作为一名非专业围观群众,看完报道这个事件的各种新闻就一个感觉:晕!

完全理清个中缘由也许不大现实,但主要看点还是能够分辨的:

看点1:开源?专利?编程语言的权利边界如何到底界定

Java的创始人James Gosling?曾表示这个官司完全与知识产权无关,而是金钱、权力等因素作祟,这番话政治正确,放之四海而皆准,可没什么实际操作价值。Google究竟有没有侵权,为什么使用开源软件技术也会侵权,这些事情最好从实际情况出发来分析,而不是没有事实的高谈阔论。

甲骨文公司起诉Google时曾遭到各方舆论的谴责,可随着细节的不断披露,究竟谁才是损害“Java生态系统”的罪魁祸首,事实变得不甚明朗。向大众解释技术细节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这个官司,甲骨文公司专门制作了幻灯片向公众解释起诉的依据。

幻灯片显示,Java的许可管理是这样的:使用Java编程语言写程序,不需要获取许可;但是提供基于Java API设计的类库、下载Java软件的组件就必须要申请许可。在这一点上,Google的确有把柄落在甲骨文手中。当年Google研发Android时,白纸黑字地承认需要向Sun公司申请许可证,但后来Sun要价高,协议也不公平,谈判破裂后Google决定“明知故犯”,先开发了再说…为此甲骨文公司曾要求Google CEO 拉里·佩奇上庭“自证其罪”,相当有戏剧性。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Google自身也是Java社区的重要支持者之一,很多Java技术的改进与标准的制定直接来源于Google。甲骨文公司拥有的专利仅限于Sun拥有的部分,而Android采用的技术众多,半数以上来自第三方开源项目和Google自主研发,说它是一个徒具Java名字的另外一个体系也不为过。Android本身开放源码而且免费,要确定Google的直接获利也是一件麻烦事。要捋清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审完这个案子,主审法官估计会成Java和Android的历史学家。

不过甲骨文公司提出的7项专利主张最后仅有2项得到了法院支持,以至于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变成了纯粹的“版权纠纷”。这也是案子有趣的地方,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将一门编程语言认定为版权属于某公司是可笑的,特别是Java是开源的。正如Google所主张的:程序设计语言只不过是一种工具,程序可以有版权,但编程语言不会有。

随着审理进行,相信各种答案会渐渐清晰起来。我们一方面可以借此一窥Android的技术来源,回顾一下发展历史,或许还能看到Google通过Android究竟赚到了多少钱;另一方面可以进一步了解美国略显矛盾的开源和专利制度,也多一点专利意识、法律意识;当然还能看到编程语言权利边界的认定,确定将来不会因为使用“英语”被收取版权费。

看点2:陪审团制度,一群外行来判案

美国的陪审团制度一直是个有趣的话题。如何选择陪审团成员一直是门高深的学问,是控辩双方博弈的开始。相关题材的精彩电影也不少:《12怒汉》《失控陪审团》等,律师如何充满技巧地对陪审团施加影响是各种电影和电视剧的常见场景。

此次审判毫无疑问将影响重大。依据美国法庭依据“判例”进行宣判的传统,它很有可能成为美国有关编程语言版权界定的经典案例,毫无疑问将影响深远。而决定甲骨文公司和Google命运的人选已经确定,共有5名男性7名女性,职业分布广泛,包括:水暖工、护士、退休的摄影师、Gap商店设计师、巴士司机和邮差。

选择陪审团的过程中,有些人被筛掉了,包括:惠普、思科的工程师们。(笑)

主审法官还对陪审团成员说“如果有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购买了Android手机,他很有可能要接受听证会调查。”这也许是个笑话。

“如果有人在主流媒体上读了有关这次审判的任何内容,肯定会有听证会,甚至控告你藐视法庭。”这不是笑话,是法律。陪审员不可以看报纸,不可以看电视新闻。上食品店买吃的都有法警跟着,不可以与外界交流。

面对一个专业人士尚且很难解释的错综复杂的案件,这些普通人会怎样选择呢?突然有一种久违的心情复现了,就是那种“找同学拷游戏,结果拿回来一个华丽丽的快捷方式”的心情。这可是有可能决定Android命运的案件,涉及专利相关的法律、究极复杂的手机编程、开源软件等,居然让一帮什么都不懂的人来决定,他们可是有权决定罪名是否成立的!

可这就是陪审团制度,完全的中立方用常识作出判决,公道自在人心。

最终审判或将决定Android的命运:如果Google不能再使用Java技术,难道再用别的技术重新开发一套系统?已经足够碎片化的Android平台将会更加分裂。不过话说回来,这类纠纷无法是利益纠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没人会做,Android也未必受到严重威胁,审理途中双方突然和解甚至开始合作也说不定。

对了,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两家公司的CEO都将上庭作证,这次可真是全方位正面交锋呐。总而言之,大幕已经拉开,这回真的来真的了,同志们搬凳子看好戏吧!

文章来自:tech2ipo

填写个人信息,赶快回复吧!